在七盏花灯向四周破空而出的刹那间,一道道人影,当即就跃下了桥面,脚底源力闪烁着,如履平地的向花灯疾驰而去。

一时之间,便有数百位青年才俊跃下桥面,场面看起来颇为壮观。

既然是抢花灯,那显然少不了一番争执,河面上顿时就爆发出了猛烈的战斗,水面掀起了波涛汹涌。

“这,这也太疯狂了。”

黄筷一脸的难以置信,为了争抢一个花灯,人群顿时就混战在了一起,尤其是那个红色花灯,二十多人冲杀在一起,磅礴的源力不停的冲撞在着,水花掀起数丈之高,场面格外的震撼人心。

最令黄筷无语的是,一些实力弱小之人由于无法完美操控源力,无法达到上善若水的境界,竟直接游了过去,至于结果嘛,显然是还没靠近战场,就被冲击而来的源力给轰飞了出去。

而这些家伙就如打不死的小强一般,红着眼再次冲了上去,俨然一副拼命三郎的模样。

疯了,这些人都疯了!

刚开始,黄筷不由对这疯狂的场面给震撼到了,但转念一想,他也就释然了,这些人要是能在数百人中成功抢夺到花灯,这不仅仅可以得到与才女把酒当歌的机会,而且还能得到船王古家的提拔,这绝对是一个一飞冲天的机会。

对于这些毫无背景的青年才俊而言,显然有着致命的诱惑力,就算是月城叶家的子弟,此刻恐怕也是心动不已吧。

而事实也正是如此!

月河旁边的一栋楼阁之中,三男一女站立在窗户旁,凝目眺望着月河方向。

这四人便是叶家年轻一辈中的嫡系子弟,年龄不过十七八岁,却各各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,尤其是这位红衣女子,嘴角噙着一抹不屑的笑容,目光斜视的瞧着月河之上的战斗,一副拽上天的模样。

“嘁!一群流氓打架,有什么意思?还不如趁此机会去坊市逛逛,没准还能淘到不错的宝贝。”她撅着殷红的嘴唇,略带嘲讽道。

“呵呵,琳儿姐说得不错,依我看啊!这就像是一群疯狗在打架,等会我们一出场,他们还不吓得夹紧尾巴逃命去了,这花灯,还不是我们的囊中之物吗?”一位青衣少年立马附和道。

此话一出,惹得众人哈哈大笑,而在场唯有一位黑袍少年依然脸色漠然,眉头微蹙的看着月河方向。

红衣少女看了此人一眼,很自然的挽着他的手臂,撒娇道:“天明表哥,你怎么老是板着一张脸呢?难道我们说错了吗?”

叶天明侧头看了她一眼,便抬头看向了其他人,淡然道:“我劝你们几个多注意点,昨晚叶烽失踪,我怀疑他已经遇害了,此刻正是局势紧迫之际,暗中不知有多少势力在盯着我们叶家,要是你们不想死得这么快的话,就给我老实点。”

这叶天明在叶家显然有几分地位,此刻遭到他的训斥,一时倒没人敢反驳,但这些人显然也没将他的话放在心上,眼中带着不屑的目光。

“明哥,你这就空操心了吧,在这月城有谁敢招惹我们叶家,依我看那,叶烽那小子又不知道到哪里风流快活去了,这种事,以前又不是没发生过。”沉默了片刻,名为叶霜的少年突然开口道,在这里,也就他在家族中的地位,可以与叶天明相抗衡。

叶天明侧头看了他一眼,也没多说什么,便再次望向了窗外。

“嘿嘿,霜哥说得不错,就叶烽这色鬼,没准还真到哪里风流快活去了。”见叶天明似乎不愿多管这事,另一位少年就突然淫笑道。

此话一出,众人又开始议论了起来,完全没将叶天明的话放在心上。

而这时,灯会依然在如火如茶的进行着,河面上的战斗显然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混乱,能留下的,都有着不弱的实力,而且有些花灯已经被人抢在了手中,他们现在要做的,便是将这花灯给牢牢护住,直至灯会结束的那一刻。

“我看时机差不多了,让他们领教领教我们叶家的厉害。”青衣少年蠢蠢欲动的说道,目光投向了叶霜。

而叶霜并未立马回应,反而看向叶天明道:“明哥,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去?”

“没兴趣。”叶天明头也不回的道。

对此,叶霜并不感到意外,要不是对方实力比自己强,他根本就懒得问。

“既然这样,下裁什么软件免费看黄片我们就去搓搓他们的锐气,让他们知道,这月城的老大,永远是我们叶家的。”叶霜甩下这么一句话,便翻身跃出了窗外,径直坠落而下。

而另外两位少年也紧跟了上来。

“天明表哥,你为什么不去呢?凭你的实力,抢个花灯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。”红衣少女突然看向了叶天明,好奇道。

“我的目标是天才考核战,这些人,不配我出手。”

楼阁高达百米,叶霜等人如陨石一般直坠而下,但就在他们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时,脚底突然浮现出一道虚幻剑影,飓风一震,令他们身体如鸿毛一般飘落而下。

脚尖落地,他们猛的向月河方向疾掠而去。

此刻月河附近,已是人山人海,他们要想争夺花灯,就必须横跨这片人海。

“干脆我们来个华丽的出场,到时我们定会全场最瞩目的存在,那些女子,定会为我们疯狂呐喊的。”青衣少年看着前方的人海,突然提议道。

“这个主意不错。”

叶霜两眼放光,脑海中已浮现出了到时万众瞩目的景象,不由“嘿嘿”一笑,从储物袋中撑出一把彩色雨伞,风度翩翩的向人海闪掠而去。

另外两人相识一笑,也都撑出了一把雨伞,径直跃上了人海。

“谁啊?竟然踩老子的肩膀,不想活了是不是?”

“妈的,这几个小子是哪里冒出来了?竟敢踩我,老子今天不好好收拾他们一顿,我张二麻子就不是……”

“还不快闭嘴!你不想活了是不是?他们可是叶家的人,你去收拾他们,小心别人把你全家给一锅端了。”

“各位可千万别动,他们是叶家的人,我们得罪不起。”

一时间,爆发出了一片哗然之声,当即所有人都将目光投视了过来,饶是黄筷也不咧外,就见三位衣着华丽的少年手持雨伞,风度翩翩的踩着众人肩膀,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掠了过来,看他们表情,好像众人本就该拿给他们踩的一样。

黄筷眉头不由一皱,这三人径直就向他这方掠了过来。

“没想到会是叶家的人,果真是冤家路窄啊!”听到议论,黄筷立马就认出了三人的身份,本来他对叶家就没什么好印象,此刻再看到三人的所作所为,心中顿时涌上了一股厌恶感。

叶霜显然是故意放慢了脚步,见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自己,一时心中不由乐开了花,这种万众瞩目的滋味,显然能极度满足他的虚荣心。

然而他却不知道,在众人眼中,此刻的他无疑就是一个大傻逼,要不是忌惮叶家的势力,恐怕众人早就蜂拥而上把他乱拳打死了。

可就算如此,恐怕众人心里都把他祖宗十八代给骂了一个遍吧。

就在叶霜享受着这万众瞩目的一刻时,突然感觉脚下人影一晃,想要躲开他的一脚。

“嗯?”叶霜咦了一声,他没料到有人竟然敢闪躲,目光顿时就凝聚在了黄筷身上,而他落下的一脚徒然萦绕上源力,猛的向黄筷脑袋踹去。

啪!

叶霜的一脚骤然在黄筷肩膀住凝聚了,不知何时,已被黄筷的臂膀给抵挡住了,就在叶霜愣神时,黄筷的一脚已经向他下体猛提了上来,也要是正中目标,他恐怕就可以直接变成太监了。

叶霜虽然吃了已经,但动作却是不慢,双手猛的向下一压,正巧撑在了黄筷脚踝上,然而他的脸色却是一变,一股蛮横的力量顺着臂膀涌了上来。

轰!

一声闷响,叶霜整个人被踹飞起来了数丈之高,落地时一个踉跄,差点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交手虽是电花火石之间,但人群立马就散开了,留出了一片开阔的战场,黄筷和叶霜三人正怒目对视着,气氛格外紧张。

“啪啪啪……”叶霜突然拍起了巴掌,上下打量了黄筷一眼,笑道:“不错,还有两把刷子,小子,你可知道我们是何人?出来混,也要知道什么人该惹?什么人不该惹?不然,到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?”

见黄筷一身布衣打扮,叶霜自然而然的就将对方当成了一个乡巴佬,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乃是叶家之人,那还不乖乖跪下来认错,到时想要教训对方,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。

“傻逼。”面对询问,黄筷却不冷不淡的吐出这两个字,一时间,不仅叶霜三人愣住了,就连四周围观这人都愣住了,在这月城,有这胆量当面辱骂叶家之人的,恐怕黄筷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个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